• <bdo id="466yy"><center id="466yy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menu id="466yy"><table id="466yy"></table></menu>
  • 中工娛樂

    姑蘇城里的001號“守城人”用40年堅守文物保護第一線

    來源:央視新聞客戶端
    2022-11-23 09:00

    原標題:姑蘇城里的001號“守城人”用40年堅守文物保護第一線

    具有2500多年歷史的蘇州是首批24座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之一,也是全球首個“世界遺產典范城市”。文物古跡,星羅棋布,守護古城,對于每一個蘇州人來說,是一份責任,更是一份光榮的使命。

    在江蘇蘇州古城區,住著一位76歲的老人,他有一個特殊的身份——編號為001的文物保護志愿者。這位001號“守城人”名叫謝勤國,他40年來堅守在古城保護的第一線,用腳步丈量著蘇州古城,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呵護著古城紋理,保護著文物遺產。

    住在蘇州老城區的謝勤國老人今年76歲,是一名地地道道的老蘇州。這天,作為文物保護志愿者的他,和同事因為一個文保觀點,在電話里爭論了起來。

    文物保護志愿者 謝勤國:沒資料無權說話,至少要拿出2000字以上的東西來證明。

    最近,蘇州姑蘇區正在對文保建筑進行信息采集和建檔,工作人員對大儒巷王敬臣故居具體位置有了一個新推測。為了了解更多史料并進行佐證,文保專家找到了謝勤國。

    蘇州規劃設計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 陳清:需要的空場地,能容納三四百個人坐那聽他講學,所以我們覺得王敬臣可能也是住在這里的。

    文物保護志愿者 謝勤國:不大會,具體的宅子肯定沒了,這條巷子在。

    文物保護志愿者 謝勤國:《蘇州山水志》《蘇州老街志》《蘇州老橋志》,找到了,翻一翻,應該在這里,在道義街,明萬歷年時,知府朱文科為王敬臣立,他有一個牌坊的,因宅在,他的房子就在那個地方,表其居,就應該放在他房子前面,不可能離那么遠。

    謝勤國推測,大儒巷迎曉里附近的一處韓宅,很有可能就是王敬臣故居曾經的所在地。為了驗證自己的推測,謝勤國來到大儒巷實地查看,又開啟了新一輪的研究。

    退休前,謝勤國一直從事園林方面的工作。1977年,他在虎丘工作時和同事意外發現虎丘塔傾斜有加劇的趨勢。謝勤國和同事迅速提交報告,這也促成了虎丘塔在20世紀80年代的第二次大修。此后,謝勤國自愿在一線做起了文保的相關研究和保護工作。

    2011年,蘇州市成立文物保護志愿者團隊,經過嚴格考核,謝勤國成為其中一員,編號001。

    文物保護志愿者 謝勤國:既然我是001號,001號要像一個001號。

    在他的努力下,很多被埋沒的文物被發掘出來。

    在家里,謝勤國珍藏著一本老舊的筆記本,里面記錄了過去擔任志愿者10年來他跑遍的古宅老街,上面記錄著700多處文保信息。

    10月26日,姑蘇CIM+數字“孿生古城”發布階段性成果,“數字古城”相關模塊正式上線,謝勤國作為蘇州文物保護志愿者的代表,受到蘇州資規部門的邀請。

    文物保護志愿者 謝勤國:對過去的檢索表來說是一大進步,一目了然了,但是更細化的東西,還是要人去看的。

    40年來,謝勤國一直用腳步丈量著蘇州古城、呵護古城紋理、保護文物遺產,76歲的他還在繼續。

    文物保護志愿者 謝勤國:我是一個蘇州人,生于斯長于斯,我為什么不愛我的國家,不愛我的家鄉呢。身體力行,以身作則。我們蘇州,現在中心城區那一塊,是國家級的、是世界級的瑰寶,我希望它能得到所有蘇州人的愛護和加以保護。

    (總臺記者 丁然 梁黎明 馬榮達 程程)

    責任編輯:王妍

    媒體矩陣


    • 中工網客戶端

    • 中工網微信號

    • 中工網微博號

    • 中工網抖音號

    中工網客戶端

    億萬職工的網上家園

    馬上體驗

    關于我們 |版權聲明 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84151598 | 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:010-84151598
    Copyright ? 2008-2022 by www.glotoestudio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掃碼關注

    中工網微信


    中工網微博


    中工網抖音


    工人日報
    客戶端
    ×
    侵犯漂亮的女警花电影
  • <bdo id="466yy"><center id="466yy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menu id="466yy"><table id="466yy"></table></menu>
  •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